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心无尘(郝红)原创小筑

长日静夜,自有一种芳心将平平仄仄镶嵌月明楼,把心合拢……

 
 
 

日志

 
 
关于我

郝红,笔名冰心无尘。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贵州省法学会矿产资源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贵阳市无名诗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中华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文苑馨语文学艺术圈圈主、人生如歌现代文学圈荣誉圈主。已出版《西窗红笺月明楼》《心曲流芳诗几许》《情润笔端意未央》《似是而非惹的祸——常见语病治疗》等专著,并作为主编或副主编编著了《当代黔人咏黔辞赋集》《馨语如歌》《无名诗选》等著作,并获奖项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女笔中情  

2013-07-26 15:37:24|  分类: 散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母女笔中情 - 冰心无尘 - 冰心无尘(郝红)原创小筑

                                (爸爸妈妈的

结婚照)

【原创】母女笔中情

作者/冰心无尘(郝红)

 

  ——谨以先秦作者《诗经》曰“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为本章题记。

 

  周日从母亲家里回来,在收拾背包时,意外地发现,在我的背包里层,有一封母亲的亲笔信——妈妈的祝福。

  打开妈妈的亲笔信,宛若捧着一颗母亲的心,透过字里行间,那种“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的感觉顿时涌入心田,湿润而隐痛……

  或许,你会问为什么我们母女会采用书信的方式进行沟通与交流,难道不可以直面进行交流吗?是不是有什么沟通上的困难与障碍?还是我们母女相隔遥远?其实,都不是!我与妈妈既不存在言语沟通困难的问题,也不存在相隔较远的问题。

  我与妈妈相隔不远,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且每月都要去陪妈妈小住一周。在陪妈妈看电视、闲聊的岁月里,可以说,我们有足够的交流时间。然而,为什么我们母女还要采取如此的方式进行沟通与交流呢?当然只有我最明白妈妈的心思了。

  妈妈之所以采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缘由有三:

  一是妈妈容易触景生情。妈妈的感情特别丰富,常常会因某一句话便轻者伤感,重者落泪。那种由感而泣的局面,时常让交流无法深入。对此,为了稳定情绪,把要表达的意思痛痛快快表达清楚,采用文字表达,无疑是一种最适宜的方式。

  二是不便直白。也就是说,有些话,写出来容易,但要说出来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不是不可以说,而是不好意思说,不便直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说不出口”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们每个人可能都经历过,正如我们在用文字表达一种喜欢、感激或歉意时,我们可以很自然地使用“我爱您(你)”、“您(你)真好”、“我好感激”……等等这类的词汇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怀,让人一目了然。当自己做错了什么,需要对方谅解时,也能马上使用诸如“原谅我”、“我错了”、“很内疚”……等等之类的词句来表达一种内疚与歉意。这种话语,往往在自己感觉不便、或“说不出口”时,常常就喜欢采用文字的方式来表达,在文章中,这样的词汇随处可见。但如果要当面直说的话,哪怕是亲人间、恋人间都很难说出口,尤其是亲人之间。尽管做父母的都深爱着儿女,而儿女的心里也深爱着父母,但“我爱您(你)”之类的话并不常说。同样,如果在父母与儿女之间发生不愉快时,就算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即使是很开明、与孩子成为朋友的父母,以及在父母面前很任性的孩子,也拉不下脸面向对方认错。许多时候,为了缓和矛盾,不管是家长还是孩子就常常会采用书信或其它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歉意或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和妈妈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正可谓与其欲语还休,倒不如笔下倾情来得痛快。

  三是缘于性格与素质。已经是八秩高寿的母亲,如今依然才思敏捷、头脑清晰,闲暇之余还喜欢笔酣墨饱,自娱自乐地享受个中的惬意与情趣。对于妈妈的这种表达方式,还有那娟秀的笔迹,我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早在大学期间,我与妈妈就有着频频的书信往来,我们谈学习、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观,无所不谈。可以说,与妈妈的交谈贯穿于我的整个成长过程。而妈妈那端秀清新、飘逸灵动的笔迹,那种闲情逸致与悠悠的母爱早已刻骨铭心。

 

  《劝孝歌》之语“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如今,我们姐妹均已成家立业,而母亲依然是“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只有做过母亲的人才能体会至深。

  其实,许久以来,我一直都希望把与妈妈的种种轶事好好记录下来。因为我不想如爸爸那样,在生前没有留下只字片语,让我至今后悔莫及,留下终身的遗憾。本来,爸爸是一个有许多精彩故事的人:小时候种过庄稼,参加过抗日,当过领导,文革期间受过迫害……然而,在特别威严的爸爸面前,我们姐妹从来不敢向爸爸提任何要求,更没有听爸爸讲过故事。不懂事的我,还不知道怎样去了解爸爸,也没意识到要把爸爸一生的坎坷与辉煌记录下来,爸爸就早早离开了我们。虽然天堂很圣洁,但却没有家的温暖。所以,我想把家庭的温暖,把幸福的回忆,把精彩的故事,都清清楚楚的记载于文字里,永远铭记在心里。

  今天,当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出一个个充满着情感的文字时,我的心情很不平静,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不能自己。特别是当我面对饱含母爱的亲笔信时,我似乎已经看到了母亲在抒写时的场景,而这种场景我绝对不陌生。回首自己的成长过程,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最想、最应该对母亲说的一句话就是:妈妈,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成长中常常忽略了是您用母爱为我铺垫了道路!

 

  记得有这样一句话:儿女永远活在母亲时常的牵挂中,而母亲则永远活在儿女生活的碎片中。这话不无道理!

  妈妈的一生很不平凡,学生时代,经历过建国初期的思想洗礼;年轻时,因爸爸在文革中受到迫害而受牵连,几经沧桑;中年时,年仅五十来岁就经历了丧夫之痛;步入老年时,无疑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与寂寥。尽管我们姐妹在爸爸去世后,并不反对妈妈再找一个老伴儿,毕竟少是夫妻老是伴儿嘛,但“一女不嫁二夫”的思想已经深入妈妈的骨髓,无论生活得怎么样,妈妈都不愿意迈出再婚这一步,宁愿伴着远在天堂的爸爸遗像,终守一生。

  起初,妈妈从来不需要我们照顾,只要是她自己能处理的事情,从来不找我们麻烦。在我们的意识里,妈妈总是很自立,总是能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加之几个姐姐或孙儿孙女时常去食宿,也就从来没有为妈妈的生活担心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姐妹都相继购买了自己的房子,孙儿孙女也都先后成家立业。在大家都相继乔迁新居时,几乎忘记了离休小楼里的清静,忘记了这种清静意味着什么。

  所以,我想对妈妈说: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文字中倾诉时常常忘记了是您用耐心教会了我说话!

 

  在我的人生道路中,无论是直行还是弯路,顺畅或是挫折,只要我愿意,妈妈似乎永远都是我最忠实的倾诉者与支持者。

  然而,我又能耐心地听妈妈倾诉多少呢?我又给了妈妈多少可以倾诉的时间呢?少有的时间里,总对妈妈喋喋不休的唠叨很不耐烦,可母亲说过的话、讲过的事,我又能记得多少呢?

  姑娘时,我想得更多的是学习、工作与恋爱,没有考虑过妈妈的生活过得是否如意、是否幸福、是否开心。总觉得那些都不需要自己去考虑,那都是妈妈自己的事,似乎这些问题都与自己无关。

  结婚后,感情进行了第二次分配,生活中除了丈夫就是孩子,更加忽略了妈妈的生活水准与精神生活。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母亲在丧夫之后,整天都想什么,很少顾及妈妈的思想感情与真切感受。

  一晃二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回首和母亲在一起度过的这二十几年。物是人非,睹物思情。当我去陪伴妈妈时,我才发现,妈妈真的老了,真的需要我们的陪伴!

  起初,由于已经独立生活了二十来年,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虽然想为妈妈做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做起,因而把陪伴当成了一种义务。特别是因工作变动后,每天清早6点就得起床,不到7点就得出去乘坐公交车,走路带坐车,来回要折腾3个多小时,一天工作下来,感觉疲惫不堪。如果是在自己家还可以想干活就干,不想干就休息,脏点就脏点,乱点就乱点呗,反正是自己家,没人管自己,等心情好了再大扫除。而在妈妈家总是告诫自己不可以象在自己家一样,该打扫卫生的时候,再晚回家也要强迫去做应该做的事。由此一来,有时候心情会很不好,尤其是面对妈妈把一件事来回说的时候,总是会显得很不耐烦,第一次回家陪伴就闹得很不愉快。

  经过几次磨合之后,渐渐地明白了,其实,妈妈真正需要的不是一种形式上的陪伴,更需要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往往一句知心的话语,胜过千金购买的食物。

  其实,母爱是一场重复的辜负!一个女人一旦做了母亲,便会爱自己最爱的人,然后辜负最爱自己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每一个女人做了母亲,爱得再伟大也都存着自私,自私到不愿把爱分给他人,只愿全部交给孩子。

  而我也不例外!一样为爱自己最爱的人——孩子,辜负了最爱自己的人——母亲。

  尽管世界上的母亲千差万别,每个人对母亲的看法都不尽相同,但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母爱,是这样一场重复的辜负,而被辜负的人,却永远无怨无悔。

  所以,我想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飞翔中常常忘记了是您用心血为我编织了翅膀!

 

  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韩愈在《全唐诗》〖谁氏子〗中曰: “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正如此。

  我会迈步的时候,我想大步地走;我能大步走的时候,我想快跑,我能快跑的时候,我想飞,想飞得高高地,远远地……

  从我蹒跚学步起,这一路驰骋,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在我的身后其实一直有一双坚实的臂膀在支撑着我,保护着我,无论我什么时候摔倒或跌落,这双手都将永远不会退缩地接住我。

  应该说,我是一个有事业心的女人。好强的性格、骨子里存有的孤傲,让自己在事业上几经周折,也正是因为人生道路上的不平坦,让我一度看破红尘,曾几何时欲归依佛门,潜心静养。

  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我几乎沉静在只有老公和儿子的世界里,除了老公、儿子,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包括家人。

  正如我国现代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郑振铎说:成功的时候,谁都是朋友。但只有母亲——她是失败时的伴侣。在我事业走向低价,面临诸多困难的时候,妈妈不惜放下尊严,为了我的事业与学业,四处奔波,并鼓励我以屈求伸。也是因为有了那几年的磨砺与妈妈的鼓励,才成就了今天坚强不屈的自己。

  常言道:妈妈素质有多高,孩子就能飞多高。我之所以能飞起来,能变成一个真正拥有生命意义的人,是因为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妈妈的血液,我从骨子里继承了妈妈的秉性。然而,我却在飞翔中常常忘记了是妈妈用心血为我编织了翅膀!

  所以,我想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笔耕中常常忘记了是您用银发做成了我的书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文字有了一种莫名的眷恋。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从眷恋转到痴迷。尽管我从来没有奢望或者说想象过自己会成为一个靠文字而生存的人,但文字却成为了我生命的一种缩写,我的生活中文字无处不在。

  我用文字安顿疲惫不堪的身心;用文字憧憬心中的梦想;用文字倾注无尽的思念;用文字释放心中的郁闷;用文字呼唤期盼的情感;用文字诠释曲折的人生……

  有文字陪伴的生活不再单调,文字成了自己精神漫游的产物。

  不停地创作,不停地写心情,写他人、写场景、写社会现象,然而却很少让母亲分享这些文字中的快乐;很少让自己放下创作去陪陪妈妈;很少想过在自己的作品中,是不是应该有一些妈妈希望读到的文字;也很少把自己的成长过程记录下来……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自私,但至少可以说这是一种很自我的生活方式。因为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不能忘记,我们身边还有许多关心自己和需要自己去关心的人。

  然而,无论我笔耕了多少年,无论我的文章得到了多少肯定,有多少人喜欢,取得了什么成就;也无论我出版发行了多少本个人专集,作为主编、副主编编辑出版了多少本各类书籍,在无休止地笔耕中,唯独忘记了是妈妈的基因为我奠定了方块字的唯美与灵性,是妈妈用银发铸就了我的书签!

  所以,我要对妈妈说声: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忙碌中常常忽略了是您在天空中为我撑起了一把伞!

 

  都说母亲像一把伞,能为孩子撑起一片天空,为孩子遮挡烈日酷暑,暴风骤雨。

  快节奏的生活,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对我们而言,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整天忙忙碌碌,忘记了白天,忘记了黑夜,也忘记了亲情,甚至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有回家看望妈妈了。而对妈妈来说,最不缺少的东西就是大把的时间,丰厚得不知道该如何去打发。每天雷打不动的就是边织毛线,边看电视。把那些毛衣毛裤拆了织,织了再拆,毛线都快拆成麻绳了,还在乐此不疲织着,拆着……而电视遥控器,则成了妈妈生活中的必备之物。哪个台节目最好看,哪个台什么时候播放什么节目,哪个台的节目主持人最受大家欢迎,甚至于随口就能说出节目主持人的名字或电视剧里的许多明星名字,这对我这个从来就很少看电视的人来说,真的有些应接不暇,那些明星大腕,我根本一个也记不住。或许,如妈妈这般的“追星族”,我想在现代社会的老年人中普遍存在,这也说明了如今老年人所过的完全是一种很单调的生活。

  每次看到妈妈一针一线地、乐此不疲地织着那些也不知道织好了可以给谁穿的毛衣,有时候我忍不住问妈妈:织出来有什么用啊?谁会穿啊?妈妈就会说:反正没事啊,打发时间呗。我终于明白了,织啊拆啊都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消磨时间。于是,我就把原来我没编织完的半成品带回去让妈妈接着编织。或直接买些毛线回去,让妈妈为我和我们家小狗狗织几件漂亮的毛衣。看到快织完了,我总是会随意地说上几句,什么样式不怎么好呀,有几针织错了呀,如果这里再编织几个图案就好了呀等等……我知道妈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只要有一点点不满意,她定然会拆了重织。这样一来,妈妈就总有事情做了。其实,我这绝不是在刁难妈妈,而是想找点事情给妈妈做。

  不管我找什么事情给妈妈做,都希望妈妈能感觉到这些事情非她莫属,让她觉得不管她到了什么年龄,都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就象我时常把文稿带回去给妈妈看一样,每次都会强调是请妈妈帮我校对。每次妈妈都很乐意,一字一句看得特别仔细,总是把文稿中的错别字标得清清楚楚,对于一些妈妈认为不太理解或不太通顺的词句,也总是用红笔标出来,准备着等我回家一起探讨。每当那个时候,我就发现妈妈的精神特别好,她为自己能为女儿哪怕做点什么感到开心。我出版的几本诗集和文稿,妈妈都用毛笔抄写了一遍,看着厚厚的、墨迹始干的手写稿,还有许多待写的纸张,我常想,将来有一天,这一切都将是妈妈留给我的最珍贵、最具灵魂、最富有价值、最有纪念意义的遗产,这是用再多金钱都买不到的一份亲情与母爱。

  “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岁月,就在这一针一线中形成了道道年轮,曾经特别好强的妈妈,在经过几次有惊无险的摔伤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年迈了,确实需要照顾了。但固执的妈妈,不愿意离开与爸爸共同生活过的小楼和我们一起居住,也坚决不同意我们请保姆照顾。对此,我们姐妹几人决定轮流去陪伴母亲。这样的方式,虽然解决了我们做女儿的担忧,但子女的陪伴怎能代替老伴儿的相守?这种形式上的陪伴又怎能与老伴儿间的相濡以沫等同?那种内心深处的孤独与伤感,是儿女永远无法填补与替代的;而那种精神上的失落,那种心灵深处的孤寂,也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我要对妈妈说声: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

我在欢笑中常常忘记了是您用沧桑为我张开的笑脸!

 

  在一次无意中,我看到母亲与父亲结婚时的照片。照片上的母亲很年轻很美,弯月眉下荡着一湾秋波,乌黑的麻花辫垂至胸前,显得楚楚动人。曾经,母亲也这么年轻过。

  白发老人或许明白,把所有的心血都寄望给了下一代自己却不愿多添一点私欲。母亲像一把锁,锁住一道呵护孩子的栅栏,锁住了孩子内心不在孤独的清秋。同时,母亲像一杯香茗,清香悠远而回味无穷,让孩子一辈子铭记。

  这么多年了,我只记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我和老公的事业蒸蒸日上,儿子学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在欢声笑语中,暮然回首,才发现,妈妈的笑容早已布满了沧桑。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沉,这就是母亲的爱。善待自己的父母,他们才是永远最爱自己的人。千万记住,要让父母的笑容永远灿烂,别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时候才体会母亲的神情。

  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债,这一点,我完全相信,因为,我的确是母亲的债,而且是母亲这一生都还不完的债。

  所以,我要对妈妈说声:对不起!

 

  时光如水,年华易逝,莺归燕去,春去秋来,容颜渐老,白发染雪。有一种爱,不讲天荒地老;有一种关怀,不求息息回报。众所周知,这就是母亲的大爱,这就是母亲的恩情。我们不仅要学会接受父母的爱,还应学会懂得知恩、感恩!

  一句对不起,就是一句我爱您。说完了对不起,才知道心中有多爱您。

  最后,我想对妈妈说:

  如果有来生,我想做您的母亲!

  如果有来生,我想加倍偿还您对我的恩情!

  如果有来生,我想把所有的对不起都变得我爱您!

 

         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于筑城

附妈妈的亲笔信:

【原创】母女笔中情 - 冰心无尘 - 冰心无尘(郝红)原创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20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