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心无尘(郝红)原创小筑

长日静夜,自有一种芳心将平平仄仄镶嵌月明楼,把心合拢……

 
 
 

日志

 
 
关于我

郝红,笔名冰心无尘。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贵州省法学会矿产资源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贵阳市无名诗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中华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文苑馨语文学艺术圈圈主、人生如歌现代文学圈荣誉圈主。已出版《西窗红笺月明楼》《心曲流芳诗几许》《情润笔端意未央》《似是而非惹的祸——常见语病治疗》等专著,并作为主编或副主编编著了《当代黔人咏黔辞赋集》《馨语如歌》《无名诗选》等著作,并获奖项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朦胧的童心(为小翠竹姐姐修改的文章)  

2012-03-05 15:3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朦胧的童心

(为小翠竹姐姐修改的文章)

   

不知道那是哪年哪月哪日,我来到了这个既温馨又悲凉的人世间!

开始记事时,我们兄妹和妈妈一起住在沈阳市的一栋带院子的小楼里。大院装着一扇大大的木门,门前常有许多穿着军装的叔叔不知道在干什么。由于叔叔们个子都很小,所以我就喜欢唱着歌谣调侃他们:“小个子,真美丽,红嘴巴,白肚皮......”没等我唱完,叔叔们就会把我高高地举起,放到到门柱子上去吓唬我,可我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觉得特别好玩!

我的卧室里有一张好大的漂亮苏式床,墙上都是隔匣,晚上哥哥姐姐就睡在里面。那时我们[家境尚好,过着一种舒适且安宁的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姥姥病了,妈妈带我去了北京。姥姥家住的四合院,门前有个枯井,里面有好多蜗牛。我特喜欢给它们唱蜗牛歌,好奇怪啊,一唱它们就伸出长长的头爬出来。我还喜欢和姥爷去外摆摊,那里有个好美好美的湖,还有柔绿的小草和美丽的花朵,还可以听小鸟唱歌。

有一天我在枯井边玩耍,听到姥姥柔弱的呼着妈妈,一声比一声弱。后来我看见妈妈哭着给姥姥擦洗身体,我拼命地叫着姥姥,可是姥姥怎么也不答应,最后才知道,是姥姥去了天国,再也听不见我的呼声了!

世间似乎总是祸不单行,姥姥走了不久,爸爸又随之姥姥去了天国。从此,妈妈整日流泪,爸爸英年早逝,留下几个孤儿寡母,怎能不叫妈妈悲痛欲绝啊!那个时候我才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悲伤,但我却懂得没有了爸爸,妈妈就常常是以泪洗面了。

爸爸去世后,据说爸爸生前在黑龙江给我们留下了一定的房产和钱物,足够满足我们母子以后的生活所需。为此,在难以为继的生活面前,妈妈只能带着我们兄妹几个投奔远在黑龙江的七叔,希望能继承爸爸留下的遗产。

一路奔波,困难重重,不仅遇到了洪水,且大哥又得了急病,万般无奈之下,妈妈只能卖了所有的金银首饰给大哥治病。经过千里迢迢的苦苦寻找,我们总算来到了克山县七叔的家。可事与愿违,当七叔和六叔看到我们落魄的样子时,竟然把我们拒之门外。婶婶们不仅讥笑冷淡,还竟然否定爸爸留有遗产给我们,把我们安置在房山的自盖草棚里。受不了双重打击,妈妈一气便病倒了。

天无绝人之路!妈妈读过书,是国高毕业生,不仅模样美丽,且多才多艺,刚柔相济。而大哥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尽管才十七岁,就出去找到了工作,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世上还好人多,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们搬进了一处无人能住的荒弃的苗圃看守房。不管怎么说,我们总得有了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家”了。

童年时代的生活确实很凄苦,但在苗圃房的“家”里,却有着许多难以忘怀的回忆。妈妈喜欢吹洞箫,吹出来的箫声悦耳动听,凄婉悠长。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妈妈为我们唱的甜美的小夜曲和摇篮曲。只有听到妈妈的歌声,我们的梦才会更加香甜。还那高昂挺拔的白杨树,美丽鲜艳夺目的花朵,伴着动听的小鸟的歌声,都让人惬意无穷。而我记忆最深的,还是在夜晚时,门外不时传来围困我们的狼叫声。每当狼嚎来临,妈妈总是把吓得战战兢兢的兄妹五个拥入怀中,以她单薄的躯干保护着我们。

可以说,苗圃,这个世外桃源,是我依偎在妈妈怀里最幸福的两年!妈妈闲了就会吹洞箫,我很喜欢听。那时我还不懂得妈妈吹的曲子叫是什么,但听得多了,好多曲子我都会唱了,特别是妈妈吹的“黛玉悲秋”,似乎是妈妈在诉说什么!有一回妈妈问我:黑丫,你想吹箫吗?我告诉妈妈我不想吹呢,因为它总惹妈妈哭!

妈妈每天都忙碌着,而我总是跟随着妈妈身边,不离左右。所以妈妈说我是她的小尾巴,不时的对我说:我美丽的黑丫,你要白了就是小仙女了!可妈更喜欢我的小黑丫。我嚷着,不让妈叫我黑丫,我觉得黑丫不好听。

或许是在我的生命中注定是要多灾多难吧,没过多少我就病了,被诊断为肺门结核。每天蹲在屋子墙脚,胸痛的不吃不喝。妈妈心疼地带我住进了哈尔滨儿童医院。因家境拮据,除了治病,几乎无法保证温饱。妈妈给我买了挂面,而自己就只能总吃窝头。看着妈妈一天天憔悴,我幼小的心已经懂得了心痛妈妈。所以我每日就吃几根,拉着妈妈的衣襟叫她也吃点面条,可妈妈就是舍不得吃,总是留给我吃。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记忆犹新,每每想起,总是不禁潸然泪下......

出院回家后,妈妈好象苍老了好多。大哥,二哥,姐姐和小哥都陪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仿佛在瞬间变成了公主。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我趴在窗户上看白杨,看着直插云霄的白杨,我的心有种想飞的感觉。这时我听小哥问姐姐:大哥在给小妹钉棺材吗?姐姐回答:小点声!我虽年少,可我知道棺材是什么。我清楚地看见大哥在窗下钉个箱子,我知道那就是当地小孩子用的棺材了。于是我好害怕,在心里问自己,我要死了吗?想到自己将被放到箱子里埋葬土里,再也见不到妈妈了,我就害怕的哭叫着:“妈妈,我不要死啊!我不想死......”

或许是我命不该绝,我奇迹般地活过来了,抽以妈妈说我是天养活。随后,为了大哥能更好的照顾我们,我们搬到了东门外的种马场。躲过了死神的我还是没力气行走,可我好想上学!我吵着要去上学,妈妈拧不过我,就让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姐姐每天背着我去上学,显然姐姐很吃力。所以每当我们离开妈妈的视线时,姐姐就会把我放地上,不再背我,让我自己走,我只能乖乖的跟在姐姐身后慢慢地走着。从家走到学校真的好远啊,看着我身体还很虚弱,姐姐歇息一会儿又总是心疼我把我再次背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家境慢慢好了起来,二哥去齐齐哈尔读书去了,姐姐们也都长大了,能够为妈妈分忧解难了。但妈妈还是整天闲不住,妈妈生性心灵手巧,妈妈的刺绣非常美,还给我们勾编衣服,把我们姐妹打扮得漂漂亮。妈妈还很有才华,会写诗词,可以说,我从小就特别崇拜我的妈妈!有一天妈妈说:“黑丫,你的名字不好,这个‘萍’字太浮了,以后怕你到处动荡,没个安稳的家,改成‘湄’字好吗?”我问:“湄有什麽好啊?”妈妈说:“湄好听啊!它表示是水草相接的地方,你不最喜欢河边吗?”当时,我并不懂得其中的含义,现在想想,妈妈确实是才华横溢!

命运真的很捉弄人,当我上二年级的时候,妈妈病倒了!妈妈咳喘得利害,可却无钱医治。在借钱无果的时候,我听到妈妈对大哥说,我要是不行了,你就把丽,荥和萍他们仨送人吧,你和老二自己想法活下去吧!大哥哭着:“妈,你不会死的,我更不会把弟弟妹妹送人的,我一定会把他们带大成人!”第二天,我们围在妈妈的身边,大哥借钱还没回来,大家都很着急,我们都憋着不敢哭出声来,就在大哥跑进屋时妈妈看了他最后一眼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大哥傻了似地喊叫着“妈妈,我带你去看病,你不要吓我啊!妈妈,妈......”我们兄妹哭着喊着,可妈妈再也听不到我们的哭喊声了。或许是妈妈放不下我们兄妹几个吧,妈妈死不瞑目,直到接到妈妈病重电报的二哥赶到家里,跪在妈妈面前哭得死去活来,妈妈才放心地合上了眼。而姐姐却一直抱着妈妈的遗体,怎么也不放下,哭着喊“妈妈不会丢下我们!过两天就会好的。”姐姐抱着妈妈的遗体整整三天,直到晕了过去才松开了双手......

妈妈出殡的当天,天空下起了大雨,我们的心亦如雷雨交加般伤痛。大哥手举灵魂幡,头扎白布磕磕碰碰的走在车前,我们陪伴妈妈立于大卡车上。一路泥泞,大哥连爬再走,一会就变成了泥人。“哎,可怜的孩子们,老天都在哭啊!”周嫂流泪说。

   送妈妈走后,家里空荡荡的,留下来的只有哭声与凄凉。姐姐抱着妈妈留下的洞箫,我和小哥依隈在姐姐身边,姐姐流泪吹着妈妈喜欢的曲子,我在心里默默地唱着那首妈妈最喜欢的“黛玉悲秋”……

   随后,按照妈妈的遗愿,我的名字改成了“湄”。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